咸鱼丸

对cp的爱可能会迟到,但绝不会缺席❤️


不行不行不行,香蜜不拍个第二部不行啊!!!!

好希望婚后灵修夫妇的生活被拍成电视剧啊,就算是日常甜,搞事业,教孩子,闹离婚(划掉)......都行啊!!!

他俩只要同框,只要有对话(那个没有互动大结局扎心了)我就能嗑十季!!!

说没有不舍肯定是假的,看香蜜以来,我一直都克制着自己不要站真人不要站真人......可看着这一家三口,看着宠儿子的旭凤,看着满脸幸福的锦觅,我真的觉得这就是真正的一家人……

结局是圆满的,每个人的结局都很公平,编剧真的是天秤座无疑了……😂

香蜜有很多可以吐槽的地方,但我作为一个观众,不是搞电视剧不是搞传媒,我只是觉得好看,就一直追着看了,有过快乐是真的,有过感动是真的,也哭过,也姨母笑过......我一从没追过剧的人,居然也能有每天期待今日份男女主撒狗粮的日子......可能这就是所谓的演技和代入感吧,就算只是谈个恋爱也能让人觉得新鲜。

这部剧,我最喜欢的是杨紫,对于她我也仅仅是停留在小雪这个角色的记忆上,其他演员我更是一个都不熟(日常喜欢动漫的我)。但香蜜让我喜欢上了好多人,紫妹演的小葡萄真就是我心中将来女儿的理想状态(要有那么漂亮就好了_(´ཀ`」 ∠)_),这剧不是紫妹演葡萄我可能真的不会看下去的(认真脸),一个很普通的女主人设啊,偏偏让紫妹演出了唯一的感觉。邓伦的旭凤也真真是天上地下难寻第二个了,凤凰骄傲,鸦鸦温柔,魔尊魅惑......貂哥绝望,水鸟爸知足......还有红红,我的理想男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噗嗤君看似花心实则痴情,有道义有原则。润玉虽是反派,但恰恰反映了家庭伦理混乱下对孩子成长有多不利(我在扯啥......)。穗禾爱得恶毒,又傻得可爱,爱而不得或许真的很痛苦吧,都说恋爱是人类最复杂的现象之一,名不虚传了......(恋爱经验不多的我对于因爱生恨没啥太大共鸣啦)。还有燎原君!啊,忠诚带点萌的燎原君啊———还有机机,长芳主,老胡,水神爹爹,临秀姨......

每一个人都有他们的故事,香蜜好像是个真实存在的天地一般。万物生长,有情人渡劫归来,终成眷属,一家三口,旭日夕阳,平平淡淡走在回家的路上。

繁花似锦觅安宁,淡云流水度此生。

香蜜会成为我很美好的一段回忆。或许将来我们的孩子也能有好电视剧看了呢。

乱七八糟说了一堆,我看完大结局心里也是挺复杂的,不知道是开心(终于虐到头了_(´ཀ`」 ∠)_)还是舍不得多一些......

这一篇不是杂谈,也不是什么分析,只不过是个小观众的一点点观后感罢啦~

缘来缘去终会散,或许将来邓伦杨紫再合作的时候会有人想起香蜜女孩来喔?

今晚就要大结局啦!!但是请太太们一定不要停止产粮呀!!!(过段时间可以考虑弄一个灵修夫妇文推荐~好文真的是好多呀٩(˃̶͈̀௰˂̶͈́)و)太太们辛苦了,给你们比❤️❤️啊!!!

老福特里的灵修夫妇文我基本都有去看呢,小红心小蓝手一条龙服务到位!有几篇好文还没完结(加油鸦!我会一直支持哒!)

真的好舍不得香蜜,舍不得各位道友啊TAT~~~


我真的从没想过我会为一部电视剧流这么多眼泪,也从没想过看剧能看到哭成抽搐......

凤凰啊,润玉啊,还打吗?

锦觅都让你们给逼死了啊……

凤凰你干毛这么早废掉半身修为啊,你明知道润玉指不定哪时候就要来搞你魔界啊!你变弱了怎么保护锦觅啊!?

润玉啊你更过分,怎么说凤凰也是你弟弟啊,你怎么一点儿旧情也不念啊……你有没有想过,如果凤凰死了,锦觅会独活吗?你根本不懂爱是什么啊润玉......

白费红红和噗嗤的一番苦心啊呜呜呜呜呜呜

凤凰单身五千年了吧,润玉披发疯球了吧,早知今日,何必当初啊.......


啊——————我要躲被子里哭了!!!


我觉得相当有必要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感情刚酝酿好,小胖手一出来,我就只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不知道各位道友是否还记得灵修那次凤凰压在树上的小胖手特写😂😂😂

【灵修夫妇】只要你说你爱我




追了这么久的剧,看了好多好棒的文,内心真的甚为感动,今天突然有点感想,就写了一篇,文笔从没好过,但也算聊表心意吧。

真的很高兴能遇到香蜜,遇到凤凰和葡萄,认识各位道友,这一个月真是一段又甜又虐的心路啊_(´ཀ`」 ∠)_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放文


只要你说你爱我



旭凤*锦觅






旭凤知道她躲在石山之后。

她今日终于又来了。自己这是希望她来还是恨她来呢?

他如此想着,却将在他身旁的另一个女人拥入怀中,跟随他多年从未变过心的穗禾。

“穗禾,这是我献与你的大婚之礼,你可喜欢?”

“只要是表哥送的,我都喜欢。谢谢你,旭凤。”

旭凤压下想要望向那人的冲动,逼自己看看穗禾,但余光每每扫到那个依旧施不好幻形术的身影时,他便无法欺骗自己,这颗心,还为她悸动着。

他害怕,怕自己再看一眼,便会不顾一切原谅她。更怕这条命,又会成了天地间的一个笑话。

锦觅藏在石山之后,眼前是繁华似锦的春华秋实,虽说失了颜色,却依旧是美不胜收的。她为凤凰栽的那树凤凰花,将他衬得如此好看。

纵使,纵使今日这凤凰花不是为自己所开,却也算和他再赏一回了吧。

锦觅只觉胸中有一团火在烧,那感觉像是要将她消融了,她咬着唇,逼迫自己笑。

笑一笑嘛,锦觅。

凤凰花又开了。

她不能痛,她没有资格,她不能怨,她没有权利,她不能委屈,一切都是自作孽。

可四肢却像被夺去了所有的力气,她靠着嶙峋的石头滑落,缩成一团,她掐住自己的脖子,告诉自己不准哭,不可以。

“下月十五,我们把婚礼办了吧。”

凤凰的低语幽幽得传来。

“旭凤,你是认真的么?”

“自然是。”

他是认真的,他是认真的,凤凰不要她了,凤凰不要小葡萄了。心口好似被柳叶冰刃来回穿过,他的话是最利的兵器,用来剐她,甚好。

比起这轻飘飘便将她打入地狱的话,忘川冤魂的啃噬竟是那般温柔。

不知过了多久,风停了,花散了,伊人离去了。

“本尊竟不知水神还有这般兴趣,听别人谈情说爱如此有趣吗?”

锦觅艰难得睁开眼,那玄色镶金的衣袍落入眼中,凤凰原来已经发现自己了么?

“凤凰......”

“我何时与水神这样熟络?”

你不要这样同我说话,好不好……锦觅死死捏住手心,她不能再在凤凰面前失态,她不能再忤逆他。

“我今日来,不过是想再看一看你,我,我.....”

说什么都不对,她已经没有资格说爱他了。

“本尊倒让水神挂念了,本尊,好得很呐。”

旭凤看得出她哭过,泪痕明晃晃得挂在她面容上,如今,她又在自己面前伤春悲秋些什么?她这般苦肉计可是想让自己心疼?

你还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?

她未再言语,转身似要离开。

旭凤不自觉得伸出手,又恨恨得收回,冷冷道,“你顺便将这东西带走。”

锦觅有一丝期待得回头,却见那递过来的东西,竟是春华秋实。

她摇摇头,倔强道,“我不要,送出去的东西,我不会收回来的。”

旭凤抓过她的手,力道如此之大,全不像往日那样轻柔。他硬是要将春华秋实还给她。

“我不要!”

锦觅奋力振袖,将那小小的透明花瓣推了出去,这一下,那花瓣便直直得坠入了忘川之河,激起一片呼啸。

河下冤魂将她的这瓣真身来来回回推挤着,啃噬着,磨损着,她封存在此中的灵力会一点点得消散,往后百年千年,这过程缓慢得如凌迟一般。

锦觅却觉得这元神之痛反倒是止心痛的好药......总归,心口没那么突兀的疼了……

“水神便是要丢弃,也不该丢在我魔界,脏了我忘川之水。”

旭凤觉得自己又一次见到了这个女人的绝情,什么春华秋实,在她手中,不过可以随意丢弃的物什!正如自己的心,自己的命,统统是可以丢弃在忘川的,不值钱的玩意儿。

锦觅用尽浑身最后一丝力气,望向旭凤,轻声道,“凤凰,我爱你,我是爱你的,我每日每夜都想告诉你这句话,我现在已经懂了......对不起,我错了,我错了。我只求你告诉我,你如何才能好受些,杀我,剐我,只要你能好受些……”

“你知道吗,我常常来偷看你,我知道你很生气,你恨我,恨得连葡萄都看不得一眼......你若要发怒,你想如何待我,我都无二话的......”

“你若不愿见我,我便再也不来;你若要我死,我就双手奉上。”

旭凤听她断断续续地自顾自说话,他听到了那句爱他之言,她如此诚恳的模样,竟差点让他信了。



你看我这样,心中欢喜吗?
她,她莫不是喜欢我。

曾经,哪怕只是你的一个眼神多情了些,我都告诉自己,你是爱我的。

就算你只是想要多得一些灵力。

你可曾爱过我?
从未。

可后来,你送我春华秋实,你赠我了了青丝,你做尽了爱我的事,却又告诉我从未。

锦觅啊锦觅,今日这爱我之言,撩我心扉,又是为了换取什么?

“水神还想要什么?不用费这心思演戏,不用昧着心说这些不着边际的话。”

他们之间的隔阂,早已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解释得清了。

“我爱你。”

“我不曾忘记水神赠我的那二字,从未。”

“我真的爱你。”

锦觅想,只要他没离开,她就一直说下去。

“你若再有一句爱我诳语,说一次,剐一次。”

旭凤握紧颤抖的手。

“凤凰,我是爱你的。”

锦觅再无顾忌,说完,她便闭上了眼,爹爹,临秀姨,觅儿对不起你们,但我欠凤凰的,已经不知道该如何还清了.....

“水神难道不怕死吗?”

锦觅只是喃喃着,她一定要告诉他,她要告诉他,她已经懂了……

她做好了承受痛击的准备,她会在最后一刻睁开眼,看凤凰最后一次。

可下一秒,她觉得自己被拉进了一个怀抱。

“我绝不会原谅你。”

锦觅试图挣扎了一下。

“你要用你的一生赎罪。”

泪水终是忍不住落下,锦觅用颤颤得声音问道,“我可以吗?”

“这魔界没你想的那么好过,往后的日子,你也必须忍受。”

旭凤紧紧拥着她,他早该明白的。他早该明白自己的不堪一击,自己的妇人之仁,自己的犹豫软弱,都是为这个人而存在的。

这个弱点,他旭凤纵是能上天入地,能大杀四方,也挖不掉,撇不开,藏在心头血里,取不出,忘不掉。

你赠我的那些伤痛,我恨,但只要,只要。

只要说你说你爱我。

所有的一切,便可以从头来过。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虐不动虐不动,我当时就想,如果真的豁出去多说了一句我爱你,是不是凤凰就真的信了……

我觉得葡萄在凤凰复活后最想做的事就是告诉他自己爱他,她其实很想用自己这条命抵凤凰的,抵她爹爹的,还有临秀姨的。

而凤凰呢,只是想要一个爱他的锦觅而已,只要她说她爱他,凤凰便可以为她再撑起一片天,征服这世间万难。

真心相爱的人是没有跨越不去的鸿沟的。

谢谢各位道友看到这里。٩(˃̶͈̀௰˂̶͈́)و



发个消息证明还活着٩(˃̶͈̀௰˂̶͈́)و

记个梗,昨晚梦到佐鸣了!!!板寸头的佐助!板寸的佐助!!真的是板寸头,我也不知道为啥能认出就是佐助,但他的真的是,隐约是个三次元的真人(梦嘛不太清楚,很模糊),帅的一匹。鸣人是拉面店的新晋跑堂小哥,路痴,送外卖到学校后迷路了什么的,就在教学楼一层层的跑。教学楼最上面一层还有个很危险的天桥,鸣宝穿越楼梯的时候差点摔下去,然后两个人就在天桥上相遇了……到这里就醒了!

梦到他们超开心!感觉在梦里他们真的变成身边存在的人了,那种近距离观察的感觉,简直了……人类会做梦真是太好了!!!(((o(*゚▽゚*)o)))

明天要答辩,之前都在忙着改论文和复习各种考试。(来自依旧害怕毕业就失业的咸鱼( ・᷄ὢ・᷅ ))


私心打个佐鸣tag。这个梗有空写,嘿嘿。


【佐鸣】怪盗鸣妃传(10)



10.夜宵和他



有句老话说得好,时间是感情的温床,两颗心是缓慢贴近的,鸣人在宫里的这阵子大约就是慢慢沉迷佐助,逐渐不可自拔的日子。

但事实上,佐助也就是每晚来他这里借宿而已,既没有进一步的发展,也没有和他发生什么浪漫的故事,原因么,鸣人都替佐助找好了,那家伙太忙啦!

白天基本上是见不着他的。据说新皇登基不久,局部动乱仍不少,佐助在和这些不法分子智斗的同时,还要治理夏季各个地区的灾害问题,江南一带文明古城的建设和宣传也很需要朝中关注......总而言之,每日忙于朝政的佐助不是埋头于奏折中,就是应邀实地出访,鸣人看着自家夫君排得满满当当的行程,不禁感叹,要做个明君可真不容易啊!

正因为白天这么忙,晚上他来了后不是立刻倒头大睡,就是看看政务书为第二天做作准备......哪还有时间和鸣人花前月下,你侬我侬,虽然后者很希望佐助和他这样那样......

“大人,蛇总管那边的消息说,皇上今天要在勤政殿就寝。”阿春说完,默默叹了口气。

“哦,习惯了,这个月第八次了的说。”鸣人嗑着瓜子,顺手抓了一把给阿春。

“大人!你怎么一点危机感都没有!”阿春先是接过瓜子,紧接着很愤怒地拍到桌上,叫道,“整天不是练功就是吃!好歹你也学着帮帮皇上啊!”

又来了......鸣人默默抹了把汗,自从和阿春说“把我当你哥哥吧”这种话后,阿春就开始越发直言不讳了。鸣人拢了拢瓜子,笑嘻嘻地说,“不是我不愿意,实在是力不从心啊,我一看那些字,就像被睡神附身一样,整个困的不行!”

“这条路行不通,可以换别条嘛!我听说啊,这阵子皇上在勤政殿过夜,樱妃总去送夜宵呢,咱们可不能输给她!”阿春禁不住瓜子的诱惑,也开始嗑起来。

“这倒是可以......可你不是说小樱已经送过去了吗?我再送......他也吃不下啊。”

“心意啦心意!真是的,好了好了,咱们去小厨房弄点食物吧,夜宵的话不可以太油腻,量也不可以太大......”

“番茄吧,他不是最爱吃这个。”鸣人敲着脑袋说。

“笨蛋大人!这种东西哪里拿的出手啊!?”

“耶?之前那个兜嬷嬷不是还只准我们夜宵吃番茄......那不如拉面吧,即营养又好吃,嘿嘿。”

“这个单纯是你想吃吧!”

最后,小厨房的姑姑给的建议是荷花糕,夏日刚过,晚间吃点清热降火,爽口还管饱的小吃最合适不过。这位姑姑独家秘方制作的荷花糕啊,还加了一味特殊的材料(为了不写成美食文,这里就不展开了~),宫中只此一家,绝无仅有哦。

“大人不要偷吃啊!是要给皇上的!”阿春小心护住手中的食盒,盒中精致的荷花糕已经被抢走两块了。

“我是帮他尝尝好不好吃的说。”鸣人舔舔手指,心满意足地跟着阿春身后。

主仆二人端着精心准备的宵夜一路向勤政殿出发,却在路过御花园的时候遇到了两位不速之客。

果然,今晚樱妃也准备了爱心宵夜,她身后的阿秋提着一只华丽的多层食篮,二人正走在去勤政殿的路上。樱妃显然也看到了鸣人,这段时间她已经尽量躲着这个让她糟心的男人了,可惜冤家(樱妃单方面认为)路窄,今儿个又撞上了......

“呀!那不是鸣妃吗?给鸣妃大人请安。”

走在前面的樱妃顿了顿,回头瞪了阿秋一眼,这丫头也太没眼力见了......

“小樱!晚上好啊!”鸣人在心里赞叹了一番樱妃今晚的打扮,心道自己当初看上过的女子果然不一般呢。

“哼!干嘛,你也给皇上送宵夜啊?不要模仿我!”樱妃说罢,挥挥衣袖,不欲与鸣人多言。

“你今晚送的是什么?我这里是荷花糕,小樱你要不要尝尝?很好吃哦。”鸣人说着,就要从阿春手中夺过食盒。后者终是没护住,阿春欲哭无泪,里面只剩五个了!再分分,皇上吃空气啊!?

“去去,别和我套近乎!我跟你说别以为用这些小东西就能贿赂我,别拦着我了啦,我亲手做的大补汤都要凉了啊——”

大补汤!?看来樱妃用心不纯呀……阿春在一旁观察着。

樱妃正要绕过鸣人穿廊而去,谁都意料不到,浮光掠影之间,一个淡黄色的身影从上面飞速俯冲而来。

“啊!小偷!”阿秋惊叫——

待那人站定后,众人才看出那竟是最近一直很低调的丽妃!?只见她妩媚一笑,轻扬水袖,从食篮中端出一只小瓷盅。

“很香嘛,哈,最近你送宵夜送的很勤快啊。”

“不许动!快放下它!我看你敢动!井野猪,你别太过分了,那是我要给皇上的,你不许吃!!!”丽妃悠哉悠哉的模样气得樱妃都破音了,她说着就要冲上前去和那家伙拼命。

“哎——别靠近我哦,我劝你站在那别动,不然我立刻砸了你的爱心宵夜。”丽妃手握“人质”,面带笑意,也不知道她到底有什么目的。

“丽妃娘娘,您这是做什么呢,这可是给皇上做的宵夜,若是迟了,可担待不起啊!”阿秋习惯性地出来打圆场,她家娘娘和丽妃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闹的,可不早就习惯了嘛。

“让人家鸣妃去送,暴力樱你凑什么热闹。”丽妃给鸣人打了个手势,又继续说,“死心吧,皇上不会喜欢你的。”

阿春收到手势,扯了扯鸣人的衣袖,示意不要掺和这两位的日常宫斗,赶紧乘乱跑路吧。鸣人眨眨眼,表示他想看会儿后续。阿春回复,只能一下下哦……

“大晚上你发什么疯!?要打架我奉陪,等我送完宵夜回来,行吧?”樱妃皱着眉,退一步劝告在挨打边缘试探的丽妃。

“我的用心良苦你还是不理解啊。”丽妃叹了口气,表情真挚,“何苦去感动一个对你不感兴趣的男人?我们这么年轻,不是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做吗?宵夜,不如送来给我,至少我还会认真品尝。”

“你在说什么......宵夜,我当然不会送给你。咱们都是服侍皇上的人,照顾他是应当的。好了好了,现在不要吵了,把东西还我,你乖乖回去睡觉,好吗?”

“不好!”丽妃一口回绝,漂亮的眼睛里突然笼了一汪泪水,令人动容,“你从来都不知道吧,我可是......我可是一直都注视着你啊!你这个笨蛋!”

说完这番话,丽妃掀开手中的小盅,将大补汤一饮而尽,紧接着便捂着脸奔向自己的寝宫。

......

喔嚯......几人在夜风中面面相觑了一阵。

“那个......小樱,我觉得你该去追一下她......”鸣人忍不住开口。

“哎?不是,哎?这算什么......”

“你伤她心了,大概。”鸣人好心提醒。

“娘娘,我觉得鸣妃大人说的有道理,咱们,咱们去看看丽妃吧……万一她......”阿秋附议道。

于是,始终一头雾水的樱妃便在一众人的劝说下向丽妃寝宫前进,连她原本要干的正事都忘得一干二净了……

井野莫名其妙哭什么?原来樱妃郁闷的源头只是丽妃的泪水,她们平日总吵架,也没见她哭啊……那番暧昧不清的话,说来又是要作甚?樱妃一个头两个大,最夭寿的是她居然……有点心疼......

“咱们......还是赶紧去给皇上送宵夜吧……”

“哦……哦。”

后半段路,阿春想的是她们手中也算有了那两宫妃子“通那啥”的把柄,看来鸣妃的地位更加稳固了呢;而鸣人想的却是樱妃和丽妃的友谊真的很感人啊,这样倒显得佐助是插入这对姐妹花的第三者了呢。都怪佐助,当初闲着把她俩招进来干嘛啊……

说起来,那个三妃带刀侍卫,樱妃和丽妃的武功哪里还需要他保护?说来说去根本就只有静妃雏田一个......等鸣人反应过来佐助果然是在敷衍他后,那人还拿出了有自己签名的圣旨回执帛,狡诈啊……

到了勤政殿,鸣人敲门入内,佐助果不其然在看奏折,这人的人生反正只有他的政务了,呵呵。

“喂,我给你送了宵夜,过来吃点。”鸣人把食盒放在小桌上,端出了荷花糕。

阿春偷偷拍了下鸣人的手臂,并以严厉的眼神示意他端正态度,要把握机会和皇上好好共度良宵,这才退出房门。

“我在忙。”

连着快三天没见了,开口就是这种话。鸣人翻了个白眼,回道,“我知道你忙,所以是要我喂给你吃的意思?”

“嗯。”

“......”还真是。

鸣人捏着一块荷花糕,递到佐助嘴边,看着他一口咬下一半,心里莫名得有些乌云转晴。

“味道不错。”

“那,那是!也不看看是谁家的!”鸣人说着,把剩下半块塞进了自己的嘴里,心里偷着乐呢。

“继续啊。”佐助抬头望了鸣人一眼,勾了勾嘴角。

“切!我这可是看你忙才喂你吃,没什么别的原因啊我说!”不知道在解释个什么劲的鸣人又抓了一块塞进佐助嘴里。

那人咬住荷花糕的同时,一个不小心,咬住他的手指了……鸣人雷击似的抽回手,“你要吃人啊喂!”

“分明是你抓的位置不合理,去,给我倒杯茶来。”

“我可不是来给你使唤的说......”虽然话是这么说,可手还是不听使唤地去到了一杯茶。所谓送佛送到西,端茶端到底,鸣人现在端茶的位置,佐助一低头便能饮到了。

喂完了最后一块荷花糕,鸣人突然意识到了什么,不自觉小心翼翼地问,“樱妃送宵夜来的时候,你也是这么使唤的?”

佐助轻笑了声,回道,“她放下东西,我就让她离开了。”

“哦……切,敢情就只使唤我的说。”鸣人为自己打抱不平,拍拍手,道,“我睡觉去了,你忙吧。”

“你留在这里。”

佐助开口后,才意识到自己方才那句话几乎是脱口而出。

“也好,这么晚了我也不想再走一趟,有点困了……”

“若是累了,就先去睡吧。”

“我要在这里等你!”鸣人坐在办公桌旁的靠椅上,撑着脸望着佐助。

“随你。”

这叫有难同当。鸣人知道,佐助再忙,其实也没有忘记来看自己,所以即使自己很累,也要多在他身边陪陪他,就算什么忙都帮不上。

光是这样看着他批奏折,就可以治愈这几天的佐助不足了……嘿嘿。

不知道他是不是这样呢。

“想到什么,这么好笑?”佐助用笔尾戳了戳鸣人的脸。

“没啥,话说,真没什么我可以帮忙的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......哼——”鸣人抓过一本批好的奏折,自顾自颠来倒去地看了起来。

“过阵子空闲了,我教你识字吧。好了,把拿反的折子放回去。”

“......”

鸣人扪心自问,他究竟是喜欢这个人哪一点啊!?

佐助批完最后一本奏折时,鸣人两只眼睛已经打了半天颤了。朦胧间,鸣人看见佐助正走来自己身旁,他顺势一靠,便落进了他的臂弯中。

下一秒,他会把自己抱起来吧?鸣人暖暖地猜测道。

“醒醒,快去洗脸漱口。”佐助无情地拍了他两个巴掌。

“我说你啊……”

突然,身子一轻,鸣人吓得赶紧环住那人的脖颈,“干嘛啊!”

“我改主意了,还是直接把你丢到澡池里吧。”

哎?!要鸳鸳戏水吗!?





—————tbc


开启百合感情线(OvO)
下一章预警,木有那种戏水play(OvO)












可以说是很到位了……最近好喜欢昊然dd啊......怎么可以帅得这么浑然天成……只希望他别走奶油小生路线,糙一点的好

【佐鸣】怪盗鸣妃传(9)




9.宠妃待遇


经历了昨晚的事情,今日再见佐助之时,鸣人还是有些紧张,不知道他们算不算是确定关系了,可如果确定了,又算是什么关系呢?

而且他现在变回男人了,佐助会不会因此变心啊?鸣人在敲开勤政殿的门前,不由自主地胡思乱想起来。

名义上,他俩是夫夫,这点佐助也承认了,可是他们又都还很陌生啊……他没和佐助说实话,佐助也不透露自己心中所想……

殿内,退去华冠的皇上正在批阅奏折。

“何事?”

“没事不能来找你啊?”

“来人,送——”

“哎!等等等等!我有正事的说!”看佐助那样子似乎是要赶人了。

“说。”

“所以......你打算什么时候让我回一趟木叶啊……”

“近日不可,江南正在闹水灾,这段时间贼寇猖狂,你回去不安全。”佐助头也不抬,边说边给手中的折子批了一个驳回。

“啊!?那我更得回去了!我担心他们的说!”鸣人脱口而出,他果然是在深宫后院待太久了,连外头的丝毫消息都不曾觉察到。

佐助望了鸣人一眼,说道:“那将你的家人接来宫中,如何?”

“不行!!!”鸣人立即反驳,见佐助给他吓得愣了一下,这才连忙解释起来,“我现在这个身份要是被知道,一定会被他们唾弃的!!我弟肯定不会原谅我,所以绝对不行的说!”

“总之,过段时间吧。况且,宫中并无千年雪莲,你的消息有误。不过,朕已经派人去西域天山山脉中寻找了。”

“哦……”

“还有何事?”

“能否派点事给我做?我不想整天待在后宫了,毕竟我不是女人嘛!”

“识字?”

“......”摇头。

“会武功?”

“嗯嗯嗯!!”

“那从此刻起,你就是三妃带刀侍卫了。”

“三......带刀侍卫......喔,听上去不错,干什么的?”

“保护后宫另外三个妃子。”

“......喂!”鸣人对这个生硬的玩笑很不满意,“那我不还得呆在女人堆里?!我没跟你开玩笑,快给我个正经职务的说!”

“谁和你开玩笑。你以为不经过科考就能胜任我国公职?你置那些寒窗苦读,勤练武学的人于何地?”

“我不是这个意思!我只是想做点正事,况且我是白白给你干活,不收俸禄的嘛。”鸣人白了低着头的佐助一眼。虽然是因为身在妃位已经荣华加身了。

“保护后宫并非易事,你先从基层做起,若干的好,朕再给你别的职务。”佐助退一步回道。

“唔......好像也有点道理......那,多谢!”

哼,好骗,佐助在心里笑道。见鸣人还不走,佐助便问:“还有事?”

“没什么......”

见佐助根本不想搭理自己,鸣人摇摇头,走出了勤政殿。

刚回到自己宫中,紧跟着圣旨就下来了,果然如佐助所言,给他封了个奇怪的侍卫职务,顺便赏了他许多男子服饰。嘛,好歹那家伙还记得之前给的都是女装,这回送了点补给过来,鸣人看着两大箱衣物,还算满意。

“大人!这箱子里还有一把长刀!”阿春惊呼。

“带刀侍卫,没刀哪里行啊。”鸣人从阿春手中接过刀,仔细打量一番后,也看出这是一把绝世好刀,价值不菲。黑市上,这种货色或许可以拍到千金!

“大人,你笑的好可怕……”阿春不知道大人是陷入了什么幻想,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,忽然她想起了什么似的,兴奋地说道,“我说我说,大人,你现在受到的可是宠妃待遇哦!进宫后皇上都赏你三回了,另外三宫才一回呢!而且皇上也才来过咱们宫里就寝,阿春跟着大人真是跟对了呢!”

小丫头的分析在理,但是,似乎还是缺了点什么,鸣人摇了摇头,“可我觉得还不够。你不觉得皇上他离我太远了吗?”

“嗯?不远呀!您的谷夕殿离皇上最近了!”

“不是这个意思,是说......哎,我跟你个小丫头片子说什么。等你有了喜欢的人就知道了的说。”

“阿春都十四岁了,不小!而且阿春要一直跟着大人你的!”

鸣人看着阿春认真的神情,摸了摸她的脑袋,这小女孩和萌黄还挺像的,笑道:“好啊,谢谢阿春哦。”

“从明日起,监督我早起练功,我一定要让他刮目相看!”鸣人下定了主意,至少要在这个方面追上他。

他们之间的距离,他会努力缩短它的!

“为了我们家大人的将来,阿春遵命!”

是夜。

鸣人练了一下午的基本功,此刻几乎是精疲力尽。他虽有武学基础,可多年来怪盗生涯使他专攻轻功而荒废了其他的功夫,双臂的爆发力远不如从前了……

这时,门外忽然想起了敲门声。

“谁?”

“我。”

听这声音,是佐助!

鸣人披了件长衫,去给来人打开了房门,佐助顺势走了进来。面对那张看上去有些疲惫的脸,鸣人不解地询问道,“怎么没人来通知我一下。这么晚了,找我什么事?”

“来睡觉。”

佐助朝房中走去,鸣人跟在身后,他想了想还是问,“那个......你怎么只来我这里啊?”

“难道你想让我去别人那?”

“不是!”

二人相对无言,鸣人替佐助退下长袍,又吩咐阿春拿洗漱用具来。看着他在自己面前做完这一切,也不知是不是错觉,鸣人觉得他们的距离似乎小了些。

“傻笑什么?”佐助捏了捏鸣人的笑颜。

“哎?我笑了吗,没有吧!”鸣人拍开他的手。

“听说今日你一直在练功?”

“可不是吗!既然要做侍卫,肯定得勤练武,我多年未使长刀,都生疏了。”鸣人拍了拍枕头,示意佐助躺下。

“你倒是挺上心的。”

“切,你以为我是为了谁!”鸣人转过头,面朝床帐。

“将近夏日,要记得防暑。”

“嗯,那你也是。”而且佐助上朝还必须穿那么厚的朝服,鸣人有些担心地想到。

安静了半晌,上边又传来询问声。

“我给你送来的东西都够吗?”

“何止够,简直浪费!我用不着那么多衣服啦。”

“你想要什么就和我说。”

“知道啦知道啦!”鸣人说罢,又转过头,佐助靠枕读书的模样便映入他的眼帘,仔细看看,明明只是个少年,却有着不符年龄的成熟和气魄。眼下那淡淡的青黑色让他显得有些累意,鸣人便问,“你最近很忙吗?都变成熊猫眼了的说。”

“嗯,现在是多灾多害的时节,西北,中原,江南,没一处可以省心的。”

“有没有我可以帮忙的地方?”鸣人认真道。

“你安分点,让我省省心就行。”佐助用余光扫了他一眼,又将视线移回到那本《贞治政要》上。

“我哪有不安分!?”鸣人抗议,“你才是和小老头似的,没一点情趣!”

佐助勾了勾唇,虽然不知道这个笨蛋想干嘛,但他倒是挺喜欢和笨蛋斗嘴的,揉了揉他的脑袋,问道,“你想要什么情趣?”

“算了,我不和你说了!我要睡觉了,看你的书去吧!”

鸣人嚷着便将脑袋埋进枕头,都同床共枕了,脸红个什么劲!?不就是那家伙笑着摸了自己的头发吗!啊——到底有什么可开心的!混蛋!

看着那团扭来扭去的物体,佐助不禁被逗笑了。这个家伙这么笨,似乎在他的棋盘中派不上什么用场。那一瞬间,佐助不知怎的有一种,养了个笨媳妇的无奈感。





————


从床上开始谈恋爱23333333